2012 Django Unchained 005

決殺令裡的「曼丁果格鬥」(二)

文/Emery(電影裡的歷史角落)

 

二、「曼丁果格鬥」與1970年代美國的「黑人剝削電影」

話說從頭,「曼丁果」(Mandingo)其實是1975年一部改編自同名小說的「黑人剝削電影所謂「剝削電影」exploitation film,但我一直覺得這個通行的翻譯沒有能夠很好的把「價值利用」這個核心概念給表達出來)指的是利用特殊主題為賣點以吸引觀眾的商業片,這類電影常常充斥著情色、暴力、血腥元素,總之就是為爽而爽,沒有什麼進一步的關懷可言。而「黑人剝削電影」,則是專指那些以黑人為主角、濫套劇情公式的類型作品,「曼丁果」也就是在這種潮流底下誕生的一部片子。大概由於這部片頗受歡迎的緣故,隔年電影公司又推出了「曼丁果」的續集,同樣改編自同一個作家的同名作品「鼓」Drum, 1976。如果你有興趣的話,這部電影的11分鐘處,同樣也描述了壞蛋白人命令黑奴打架的情節:

  

於是我們大致已經找到「曼丁果格鬥」的源頭了。實際上,昆汀或許還從「曼丁果」這部電影當中借用了其他一些點子(像是倍受白人奴隸主信賴的黑人管家、逃奴臉上的「R」字烙印等橋段)。而除了這部片之外,整部「決殺令」也根本是1970年代「黑人剝削電影」元素的大匯串。例如決哥曾說到協助奴隸販子的黑人被叫作「獨眼查理」one-eye charley、希爾德在糖果莊園所受到的烤箱處罰Hot Box等等,這些東西全部都借用自過去一些著名的「黑人剝削電影」。而昆汀也已經不是第一次在作品當中偷藏這類電影的彩蛋了,1997年他拍的「黑色終結令」Jackie Brown,其實就已經借用了諸多「黑人剝削電影」的元素。只是這次「決殺令」用得更徹底、更故意,他的整個故事就是「黑人剝削電影」的一種主題翻刻:黑人英雄、無名小卒,夠帥夠狠,狂扣板機把壞蛋白人通通幹翻,宋啦!

2012 Django Unchained 008 

 

「黑人剝削電影」是怎麼在美國影壇崛起的呢?在1960年代以前,好萊塢電影基本上是白人取向的娛樂。黑人雖然存在於電影螢幕當中,但這些演員要嘛跑跑龍套,要嘛無法擺脫白人所塑造的一些刻板印象。然而,到了1960年代晚期,美國各個弱勢族群的自我意識抬頭以後,事情便開始變得不一樣了。這一時期,拍攝黑人主題電影已經成了一種政治正確,而黑人觀眾群也已無法滿足於過往那些陪襯白人的角色形象,換句話說,他們想要從電影當中看到更多貼近自己心理與情感需要的東西。另一方面,1960年代的好萊塢電影產業正面臨嚴重的衰退原因頗多,但一個重要的影響因素是電視的普及),一些小型電影公司必須出奇招才能把觀眾重新拉回電影院,於是「黑人剝削電影」就在這樣的市場環境需要底下應運而生。剛開始的時候,片商只是試圖針對黑人觀眾開發一種新的作品類型。然而到後來,這類電影已經變成了一種各族群通殺的新鮮口味。電影公司發現:他們只要把這種片拍得越慘烈、越英雄主義,就越能引來觀眾的興趣。無巧不巧,美國的電影分級制度在1968年正式確立,電影的內容自由與道德尺度大大放寬。在這種趨勢底下,「黑人剝削電影」與其他「剝削電影」一樣走得越來越偏鋒、越極端。拍歷史主題的話,黑奴的受虐被描繪得越慘越好;拍社會寫實主題的話,底層的黑人一定都要在街頭、幫派、白人的打壓當中委屈求存,裡頭的白人壞蛋最好都壞到骨子裡去。儘管所有這些電影情節,也跟一般黑人群眾的族群歷史或者他們的現實生活相去甚遠,但無所謂,反正觀眾買帳就好。你看爽爽、我賺飽飽,大家都開心,老話一句:宋啦!

 

當然啦,同一時代好萊塢片商所要對付的觀眾族群,可不光是黑人而已。為了賺錢,「剝削電影」開始因應不同觀眾族群的胃口,而發展出各種奇奇怪怪的類型。有些片子主打情色,有些片子賣的是黑幫殺手,還有一些專門搞的是怪獸、修女、日本武士、食人族wtf、納粹集中營……於是1970年代的美國電影根本是寰宇蒐奇,什麼鬼都有。而這類低成本小製作的「剝削電影」,普遍共同點只有一個,就是它們通常都沒什麼營養……反正觀眾想看什麼電影公司就餵什麼,想吃魚我就餵麥香魚,想吃鱸鰻我就餵個大尾一點的。總之,許多片商就靠這招撐過了一整個景氣寒冬,直到美國電影產業迎來復興的曙光,這些剝削電影也終於沒招可玩、並且被罵到臭頭為止。

 

「黑人剝削電影」被罵翻的理由很簡單,這類作品雖然成功地轉變了黑人的螢幕形象,但他們最終只是創造出了另一種刻板印象:幫派、槍枝、藥物、貧窮、復仇記、逞凶鬥狠……實際上,立場基進的黑人社運,一開始對這樣的影片主題並不感冒,因為電影的大眾影響力,確實有助於刺激整個美國社會對黑人處境的再思考。然而,同樣一招搞了五年十年以後,那些本來應當要被拿來好好檢討、反省的東西,反而逐漸和黑人的普遍印象扣連在一起,而這種情況無疑只會加重黑人在美國社會的負面形象,於是大概在1970年代中期,反對「黑人剝削電影」的聲浪慢慢升高,這類電影也就漸漸跟著其他「剝削電影」一起,逐漸在好萊塢銷聲匿跡了。

2012 Django Unchained 006  

 

與「黑人剝削電影」差不多時代的另一個美國電影圈的產物,是所謂的「義式西部片」(或者常常被翻譯成「通心粉西部片」)。簡單地說,當傳統的西部片開始玩不出新花樣的時候,一群義大利人拍出了嶄新的風格:主角不再是具有絕對正義感與道德高度的超級英雄,而只是浪跡天涯、奉行個人主義的一個無名小卒。他們通常都要飽嚐磨難,但最後仍舊能夠靠著自己的主角威能,在一場超級血腥、子彈亂射不用錢的瘋狂屠殺當中贏得最後勝利──是的,這就是「決殺令」的另一個主架構,也根本就是決哥的故事原型。昆汀天才的地方在於:他能夠把「黑人剝削電影」跟「通心粉西部片」這兩種(一般而言沒什麼營養的)電影公式搞在一起,並且玩出一部嘲諷度滿點的傑作。黑人剝削電影賣弄黑奴所經受的那些令人驚駭的肉體痛苦,而西部片的賣點則是白人英雄衝進敵陣裡面開無雙,轟殺一票雜魚打完收工。昆汀把它們搞在一起的辦法,就是讓前者的復仇概念與後者的英雄主義相結合。反正西部片本來就是白人本位的浪漫神話,既然都要唬爛不如玩大一點,就讓一個黑人神槍手來拯救黑奴的世界吧!

 

「決殺令」對「黑人剝削電影」與「義式西部片」兩種老電影元素的翻玩,同時也關係到美國人普遍的歷史記憶。簡單來說,在這兩種電影類型當道,並複製出無數(不甚營養的)同類作品的年代,普羅大眾對於19世紀美國歷史的印象與認識,有非常大一部份得自於這些電影的影響。也因為這樣,「決殺令」把這兩種類型作品搞在一起就有了獨特意義:既然過去大家是透過這些電影所創造出來的(不全然是)神話,來想像19世紀的美國,那麼昆汀在歷史議題上「淌渾水」的辦法,就是結合觀眾對這兩種電影類型的影像記憶,創造出另一個更荒謬的神話,刺激觀眾去重組他們對過去歷史的想像。在昆汀所創造的這個電影世界當中,觀眾不能再逃避有關黑奴的任何歷史記憶。以前你可以選擇看西部片、看黑人剝削電影,去選擇性地看見你想要看見的19世紀美國,但「決殺令」將這種電影與記憶的類型區隔消滅掉了。你要看爽片、大爆炸、英雄救美、壞蛋下地獄、昆汀式大屠殺(好吧,「暴力美學」)、血漿亂噴不用錢,我通通拍給你,但走出戲院以後,你還是會記得決哥與希爾德背上的鞭痕。包括「曼丁果格鬥」在內,電影裡的許多東西可以通通是虛構的,但重要的是,觀眾必須看見那樣的暴力與恐怖,確實存在於19世紀的美國。(特別是美國人)躲不開它,也不應該躲開。至於後續大家要反省要吵架要關心歷史什麼的,跟這部電影通通無關,反正片子賣個破億之後就會引起討論,「決殺令」的目的也就達到了。就像昆汀一開始嗆明的那樣,他就是要拍一部片來戳破好萊塢許久沒人敢碰黑奴主題的表面和平,用身為一個導演的武器,射爆一池春水。

2012 Django Unchained 007  

 

「決殺令」如何玩弄各種類型電影的風格、元素,並且如何透過這種玩弄來達到電影的目的、和美國觀眾的歷史記憶產生對話,應該還有更多更了解昆汀及其作品的影評可以參考。我自己看完電影只覺得:這傢伙個人風格仍舊超級強烈,笑點也依然獨樹一格。奧斯卡之前不是有個影評人說「決殺令」就像看昆汀自慰了三個小時一樣嗎?雖然這個比喻有點噁爛,但老實說我覺得還挺貼切的……問題是「Quentin exploitation」大家都愛看,他把自己的風格玩得越瘋狂、越白爛,觀眾也就跟著越爽。只能說他就愛這麼拍,我們也都很買單,實在也拿他沒輒。

 

《破報》上面但唐謨給「決殺令」的影評有一段話我覺得很有意思,大意是說在昆汀成長的年代,大家都看剝削電影就像吃垃圾食物一樣,但只有昆汀吃這些東西可以攝取到營養,最後還能拿奧斯卡……這大概就是天才和一般人不同的地方吧。但這個天才的超級用功也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只是他用功的辦法很難學得來就是了。如果你24小時都坐在沙發上盯著龍祥電影台,然後跟你媽說你在向好萊塢大導演看齊,我想令堂應該會直接把你轟回房間去。天才導演的下一部(也或許是下不知道哪一部)電影據說要走1970年代的澳洲風格,這也是他在「決殺令」裡面把自己扮成一個澳洲礦工的原因,實際上跟昆汀同夥的那幾個礦工裡面,有一個澳洲裔演員也會是他下一部作品的合作對象。如果你對昆汀與澳洲B級片之間的二三事還有些興趣,或許可以參考這篇短文

 

B級片都能看到澳洲去,這就是昆汀塔倫提諾。

 

延伸閱讀: 

Mathias Hanf, The Culture of Blaxploitation, 2007.

Ed Guerrero, Framing Blackness: The African American image in Film, 199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電影裡的歷史角落

Eme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wongwonder
  • 深感佩服板主的分析,實在太專業了,令人吃驚,可知板主熟知的文本量肯定是相當驚人。
  • 感謝~其實電影的部分我懂得不多,寫得也有些零碎,還是寫些歷史本行的東西比較有把握^^"

    Emery 於 2013/03/16 14:58 回覆

  • 悄悄話
  • John Pai
  • 想吃鱸鰻我就餵個大尾一點的.....
    這句話是意有所指嘛:p
  • 其實也沒有特別要拐著彎說啦,
    「大尾鱸鰻」本身確實是蠻符合exploitation films的概念的,
    該電影的製作團隊也沒有否認他們就是要利用比較親近觀眾的俚俗語言來爭取票房。
    按照這個票房至上的目標來看,
    他們確實是做了一部成功的剝削電影(我還是覺得這個中文譯名比原來英文的貶義要大上許多就是)。

    至於這樣的成就應當如何評價,對未來臺灣電影的影響與意義等等,
    我想就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囉。

    Emery 於 2013/03/17 00:42 回覆

  • blaw00607
  • 我倒不覺得19世紀的黑人可比上藍寶基尼..奴隸船一船一船倒黑人下來, 現在的藍寶基尼好像沒有那個量..湯姆叔叔的小屋也看不到黑人能得到如藍寶基尼的照顧...當然, 在那個沒中產階級的時代. 上階級人有花不完的錢, 拿下級人來娛樂自己也不是奇怪的事..從羅馬時代的女奴,角鬥士到近代包二奶, 皆是如此..
  • 謝謝分享!當然這個比喻存在一些文中談過的前提,就沒法每個面向都精準囉!

    Emery 於 2013/10/02 14:53 回覆

  • 生華 王
  • 只是單純娛樂就叫黑奴自己打架是有點誇張
    但如果有牽扯到"賭博"的話那就有可能了
  • 對大多數人而言,賭博或許也屬於一種娛樂吧!

    Emery 於 2014/01/13 10:4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